成都放生鱼的地点,成都文殊院为尼泊尔及西藏地震灾区举行超荐祈福法会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4-07-04 浏览:322次

一、合肥哪里能放生鲫鱼

1、文殊院首座智海大和尚在大雄宝殿主持法会

2、为地震遇难者超荐,为地震受灾者祈福

3、大菩文化四川讯2015年4月25日下午14时11分尼泊尔发生1级强震,这是尼泊尔八十年来最严重的一场地震,目前已造成至少2300人遇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已分别向尼泊尔总统和总理致慰问电。中国国际救援队68名队员已于26日凌晨前往尼泊尔参加地震救援。

4、4月27日下午,成都文殊院举行了为尼泊尔及我国西藏等地震灾区的超荐祈福法会。文殊院首座智海大和尚在大雄宝殿主持法会。法会现场庄严肃穆,全寺僧众虔诚诵经,为地震遇难者超荐,为地震受灾者祈福。祈原佛力加被,助逝者早登极乐,同时也为受灾群众祈福,祈愿灾难早息,百姓能早日过上安定、和平的日子。

成都放生鱼的地点,成都文殊院为尼泊尔及西藏地震灾区举行超荐祈福法会

5、作为佛教场所,成都文殊院坚持佛教慈悲护生、利乐有情的佛教理念,积极从事社会慈善公益事业,设有专门从事慈善的功德会。成都文殊院以弘扬中华文明、彰显文化自信,促进文教事业的交流和发展为宗旨,希望能通过寺院自己的力量,壮大寺院服务社会的力量,号召更多的人们关心灾区,众志成城,抗震救灾。

6、成都文殊院举办第十七期寺院生活体验营

7、喜迎新春成都文殊院举行春节祈福系列活动

8、“成都,西南大都会,于佛事最胜。”[注]自南北朝始,成都就是长江上游的佛教文化活动中心,至今仍是四川佛教活动重镇。现在人们常说,成都(市区和郊区)有五大寺,即大慈寺、昭觉寺、文殊院、宝光寺、石经寺。寺院就是佛教僧侣住持之所,也是信徒信仰、祈福的社区中心,还是游客观光的旅游景点。本文从都市社区佛教和旅游经济地理学来勾画一下五大寺的角色、定位及未来发展方向。

9、五大寺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

10、成都五大寺都是历史悠久的寺庙,在川西平原赫赫有名,创建时间距今至少有几百年乃至上千年。昭觉寺、宝光寺创始于南北朝,文殊院始建于隋大业年间,大慈寺崛起于唐代后期,石经寺兴起于明朝前期,但其前身也可追溯到三国蜀汉。

二、合肥哪里能放生鳝鱼

1、五大寺都是历史上的名寺,由于受政治、经济、地域、流派等因素的左右,文化发展有“各领风骚几百年”的规律,当然,寺庙发展也摆脱不了。在唐后期,声望以大慈寺为最;降至宋,以昭觉寺为最;在明朝前期,以石经寺为最;到清朝,宝光、文殊后来居上,故有“上有文殊、宝光,下有金山、高曼”的民间传说。

2、五大寺各有宗教特色,在历史的表现上也是鲜明的。大慈寺是唐朝、宋朝四川讲经说法的中心,每天都有高僧登座宣讲佛法,晓喻众生。名声之大,全国昭昭,著名高僧唐玄奘曾不辞辛苦,入蜀听经求解佛法难题。昭觉寺在宋朝是弘扬禅南宗临济宗杨岐派的全国中心之石经寺是明朝前期弘扬禅宗临济宗的蜀土的中心寺院。宝光和文殊院是后起的传播禅宗临济宗的名寺。由于文殊院有位居市中心的便利,清朝末年,城内的法会多在院内举行。上世纪,改革开放后,成都落实宗教政策,北郊昭觉寺、龙泉山石经寺因多重因缘,成为禅宗、密宗合一的寺院,所以,这两寺的教法也变成禅、密兼宏。

3、五大寺都是佛教文化宝库。大慈寺在唐宋可以说是全国顶尖佛教艺术的荟萃地,特别是佛教壁画为天下之最。当时名家唐吴道子、前蜀画家李升、后蜀画家黄筌父子等都在寺内创作了大量壁画。藏经楼上还供有脱纱佛像千余尊。昭觉寺的壁画虽没有大慈寺那么多,但著名画家孙位画的“行道天王”、浮丘所画“松柏”、张南本所画“水月观音”、张询所画早午晚“三景山水”素有名声。宝光寺有名扬全国的罗汉堂,清代泥塑罗汉、佛、菩萨、祖师共577尊,全身彩绘贴金,是全国现存五大罗汉堂(另四处在北京碧云寺、苏州西园寺、武汉归元寺、昆明筇竹寺)中规模最大的泥塑罗汉堂,艺术成就达到了当时的泥塑高峰。石经寺最为信众崇奉的便是运用佛教仪轨、四川独有手法保存下来的楚山绍琦祖师(1403—全身舍利(俗称肉身),自明成化十八年

4、立冬开缸以来,一直存世,享有崇高声望,“烧香必去石经寺”也就成为川西平原的民俗。文殊院珍藏有唐玄奘顶骨舍利一小片,这是举世遗宝。各寺还保留了大量的佛教文物、名人书画、民间工艺精品。

5、五大寺在历史风云中都遭遇过盛衰荣辱。如中国佛教史上最惨烈的唐后期会昌年间

6、武宗灭佛,成都地区的所有寺院除大慈寺外,全在除毁之列。明末清初,张献忠入蜀和连年战祸,许多寺庙都惨遭荼毒。五大寺也不例外,只有石经寺民间传说因楚山绍琦祖师“肉身菩萨”显灵,才逃过火劫。由于寺院都是木建筑,五大寺遭遇火灾也是常有的事。每次都是高僧和信众发心发愿才得以重新辉煌。

7、五大寺都拥有自己的高僧群体,下面略举最著名者。大慈寺:唐代“三藏法师”玄奘、“金和尚”无相、“悟达国师”知玄、第一位到日本传播禅宗的宋代高僧兰溪道隆都与大慈寺结下了不解之缘,或听经,或讲经,或建寺,或出家。昭觉寺:唐僖宗乾符四年,禅宗曹洞宗传人休梦禅师任建元寺住持,圆悟克勤的两度住持而扬名天下。清初,丈雪通醉归蜀任住持,在废墟中重兴昭觉寺。石经寺:明朝前期,振兴石经寺的是荆璧老人楚山,开创禅派。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成都地区唯一的藏传佛教格鲁派道场一一近慈寺废毁严重,便将密宗道场迁移至石经寺,所以,近慈寺密宗道场的创立者、现代著名高僧能海上师(1886—也顺理成章成为石经寺的祖师。文殊院:清朝康熙年间,有临济宗三十三代传人慈笃海月禅师重振寺庙,道光年间有本圆和尚扩建寺庙,他们的神奇事迹传播四方,而得成都民众的崇拜。

8、五大寺都是川西平原的信仰中心,香火历来及其旺盛。大慈寺在唐宋享有“震旦第一丛林”之誉;在两宋王朝,昭觉寺有“川西第一禅林”之美称。在明清时期,宝光寺、文殊院位列长江流域四大丛林之中。1983年,国务院在确定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时,昭觉寺、文殊院、宝光寺赫然入榜。上世纪八十年代和去年,石经寺和大慈寺也相继对外开放,成为信徒、游客朝拜的重点寺院。

9、总之,五大寺在川西平原乃至四川佛教史上都有不凡的贡献。

10、成都市区佛教寺院布局非均衡


参考资料

Copyright © 2002-2030 慈心代放生中心 慈心代放生中心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